經理人廣告

「獨家企劃-專題系列報道」“左岸”與地攤經濟

2020年07月09日 11:24

「獨家企劃-專題報道——瘋狂的直播經濟,炙熱的地攤經濟」之“左岸”與地攤經濟。地攤經濟真正成為一個健康的經濟市場,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攤主之外,欣喜地看到各地政府、優勢企業,甚至上市公司都是積極參與,這種炙熱的場景過去很難看到。

■ 文 /沈偉民

“左岸”與地攤經濟

地攤經濟的炙熱,成為后疫情時代的又一道風景線。不過,有媒體基于自己所在城市的地位和形象,提出地攤經濟對其所在城市會造成破壞和不利。

的確,地攤經濟被重新放開后,一方面對城市管理和秩序構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另一方面如何讓地攤經濟真正成為一個健康的經濟市場?

地攤經濟的國際模式

如何對各種地攤行為予以有效管理?這個問題,需要通過城市管理的經驗進行總結。

先看國際上的部分標桿案例。

以法國巴黎為例。地理上,塞納河自西向東,將巴黎分為了兩個部分,塞納河南邊的部分就是“左岸”,北邊的部分就是“右岸”。左岸與右岸風格有很大不同,左岸是自由靈魂的代名詞,右岸充滿繁華奢侈。相比右岸,左岸更聞名全球,主要是因為其從公元14世紀以來積淀的文化和歷史所致。

如果去塞納河左岸,相對于奧塞美術館、羅丹美術館以及街邊具有百年歷史的咖啡館、面包店,大部分人更感興趣的是分布在左岸邊上的綠色車廂,法國人將這些車廂一個個變成了油畫、素描、舊書報、雜志、郵票、明信片、古董等等文化商品的自由交易場所。去巴黎的人,一般會在這里淘點紀念品。這種看上去有著明顯地攤經濟的商業形態,已經存在了300年之久,法國人及巴黎的城市管理當局,從沒有想過要取締這個商業形態,反而將其視為一道獨特的文化風景線。

再以日本東京為例。在當地金龍山淺草寺附近有一個叫做“雷門”的商品市場,由上世紀50年代在戰后重建。去日本東京旅游,“雷門”商品市場是必須打卡的地方。和巴黎左岸不同,日本的當地管理者并不限定“雷門”商品市場的營業范圍,因此“雷門”商品市場可謂琳瑯滿目。值得注意的是,這里即使販賣類似西鐵城、卡西歐這樣的高值手表,也不存在假貨,所以,日本的“雷門”商品市場是一個令人趨之如鶩的地攤經濟標桿。

再以韓國釜山為例。這座城市地攤經濟的標桿是扎嘎其市場,在釜山南浦洞海邊,有超過50年的歷史,也是韓國最大的大型室內水產市場,其包含海鮮批發、零售及海鮮食店于一身。中國的韓迷們,一般會選擇每年10月去這個市場,因為該月是每年一度的札嘎其文化觀光節。

值得一提的是,扎嘎其市場上的各個攤販以婦女為主,因此,扎嘎其市場不僅解決了當地基層婦女的收入問題,實際上也給當地經濟帶來了收益。

將法國、日本、韓國的三種地攤經濟模式分別冠以左岸模式、雷門模式、扎嘎其模式,其實對于我們如何管理地攤經濟,是有啟發的。

事實上,以上三種海外地攤經濟模式,在中國都有過類似形態,但我們過去在城市管理上矯枉過正,有些優質的地攤經濟形態逐步退化了。比如北京的潘家園舊貨市場、上海的文廟書刊市場、杭州的四季青市場、廣州的員村市場、成都的小東門街市場等等。

需要思考的是,如今如何去恢復這些老市場,特別是如何給這些老市場注入新的活力,使其一方面成為解決基層民生的通路,一方面又能在環境和形象上“高大上”——地攤經濟并非臟亂差和低質偽劣的代名詞!

中國有600多座城市,每個城市有自己的地理、文化、旅游資源,當然,也有亟待解決的民生問題。而在地攤經濟政策的鼓勵下,我們什么時候擁有自己的左岸模式、雷門模式、扎嘎其模式,并將其打造成城市名片,甚至提升到國際知名地位,這很值得期待。

地攤經濟的中國式力量

地攤經濟真正成為一個健康的經濟市場,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攤主之外,欣喜地看到各地政府、優勢企業,甚至上市公司都是積極參與,這種炙熱的場景過去很難看到。

● 地攤經濟“航線標”

從地方政府角度,主要是相繼出臺了一系列結合各地情況的政策。如:

四川成都市出臺了《成都市城市管理五允許一堅持統籌疫情防控助力經濟發展措施》,允許設置臨時占道攤點、允許臨街店鋪越門經營、允許大型商場開展占道促銷等,堅持柔性執法和審慎包容監管;

江蘇南京在現有3400個臨時攤點基礎上,新增134處、共1410個臨時外擺攤點,并對1912街區、夫子廟、新街口等重要地段的夜間經濟配套進行規范充實;

湖北大冶市發布《關于開放臨時夜市場所促進市民消費的公告》稱,為有效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進一步優化市場供給、激發消費潛力、促進消費回補,提升消費對全市經濟發展的帶動作用,決定開放臨時夜市場,允許符合條件的個體工商戶或個人申請入駐設攤營業;

上海市城管執法局結合工作實際制定印發了《關于優化營商環境的指導意見》,為市場主體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市場環境,同時上海市政府宣布,在6月6日-30日舉辦首屆上海夜生活節;

湖南湘潭市城管執法局召集5個城市區、園區和多個市直部門以及城管系統各部門,就湘潭市即將出臺的《擴大就業助推經濟發展措施》征求意見為“地攤經濟”松綁進一步促進疫情防控期間的經濟社會發展。

這些地方性政策,如同劃定了各地地攤經濟的“航線標”。以上海為例,在其《關于優化營商環境的指導意見》中,共有九條具體措施,分別為支持新消費業態發展、實施“輕微免罰”制度、規范“雙隨機一公開”監管、推行“非現場”執法、完善“失信懲戒”制度、實行罰款網上繳納、堅持公正文明執法、開展普法宣傳、暢通投訴渠道等。由此,對于為市場主體(地攤)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市場環境。

● 互聯網巨頭強勢入局

由于地攤經濟本質上也是一種零售,因此早已在零售領域滲透多個細分環節的互聯網巨頭,自然不會缺席。在地攤經濟炙熱政策的護航之下,阿里、京東、蘇寧、騰訊等均在第一時間出手。

阿里通過旗下阿里1688早在今年5月29日,就率先發布了“地攤經濟”幫扶計劃,將提供超過700億元的免息賒購,通過源頭好貨、數據智能、金融扶持、客戶保障四大維度賦能,為超3000萬“攤主”提供全方位的進貨和經營支持。具體方案是,阿里1688在全國產業帶深度遴選價低質優的精品貨源,將全部通過工廠直供的“新批發”模式觸達“攤主”,確保沒有中間商。此外,1688還將充分應用數據能力,為“攤主”推送即將發酵的下游趨勢熱點,幫助“攤主”提前發現商機,決策“進什么貨”?!暗財偨洕苯钄底只屡l能力實現智能化,讓“買家更想買,‘攤主’賣更多”。

而騰訊通過其微信支付,面向平臺超5000萬小微商家發布 “全國小店煙火計劃”,在線下線上一體化、福利補貼、商家教育指南、經營保障支持方面輸出四大全新數字化政策,助力小微商家、高效快速走出困境,實現增收。

截至5月31日,微信支付“小店”交易活躍度達到歷史最大峰值,較1月疫情嚴重期間,全國小商家數增長2.36倍,交易筆數增長5.1倍。其中,成都市及廈門市小商家交易筆數分別環比增長6倍和8.8倍。此次發布的“全國小店煙火計劃”,微信支付進一步整合各項工具能力,加碼小店經濟。

京東則發布“星星之火”地攤經濟扶持計劃,從供貨、經營、就業三方面入手,組織超過500億的品質貨源,為每個小店提供最高10萬元無息賒購,支持地攤和小店經濟。預計該計劃將服務百萬個便利店及百萬家地攤,為超過500萬人的就業提供供應鏈和服務支持。

蘇寧更是推出了“夜逛合伙人”地攤夜市扶持計劃,具體措施包括:利用公司全國“當日配”1000億本地化直供可追溯優品貨源,涉及本地特產、生鮮、原產地、小百貨等品類;開放全國家樂福、蘇寧小店門店10000個冷柜倉儲服務,夜市攤主可申請3公里內的免費冷鏈倉儲服務;免費開放直播以及社群平臺,為夜市攤主提供一鍵直播培訓,提前蓄客并給予10億直播紅包支持;提供20億夜市啟動資金的低息扶持計劃,為夜市主在資金上提供全力保障;對全國所有政府指定的夜市區攤主全部給予開放上述扶持政策。

利用自己的成熟的互聯網數據能力、互聯網金融、供應鏈、配送服務以及投入巨資補貼等等手段,這些互聯網巨頭為地攤經濟提供了一套完整的開業系統,使得卷土重來的地攤經濟自帶互聯網屬性。

● 上市公司“下沉”地攤經濟

當每一種全新的經濟業務出現后,證券資訊平臺都會推出成分股,這一次,同花順搶了先,其梳理的22家上市公司涉“地攤經濟”的股票,也為資本市場開了一個先河。

以江淮汽車為例,根據公開信息,江淮轎卡推出的全新X系轎卡售貨車全面上市,新車專門為地攤商販打造,滿足了他們的用車需求。據說,這款汽車江淮轎卡售貨車的貨臺高度僅為0.748m,裝卸貨都更加方便。此外,貨箱四面均可開啟,對于商販而言,貨箱四面可開啟的功能大大提高了商品的曝光率。此外,江淮轎卡售貨車的轉彎半徑6.68m,保證了良好的機動性,商販們可以開著它穿街過巷,找到人流量最大的擺攤地點,為用戶創造更大價值。

而友阿股份(002277.SZ)表示,公司所轄門店的外廣場或臨街通道,在政府部門規范管理下可以用于發展夜市經濟;錦和商業(603682.SH)則稱,公司園區的公共廣場等公共場所可以租用舉辦各種“市集”。

小商品城(600415.SH)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主要為地攤經濟提供產品批發。其以“鼓勵自營、品牌化、標準化”為導向構建了差異化租金價格體系,持續推進行業動態整合,推動市場資源要素向優質經營主體集聚,進行有效商位資源盤活。2019H1公司完成1.36萬戶到期商位續租,并積極引進優秀經營主體,商位整體出租率提升至97.7%。

浙江永強(002489.SZ)在互動平臺上表示,關于地攤經營方面,可以考慮選擇公司的直桿傘/掉傘、折疊棚/遮陽棚等系列產品,包括金屬材質的桌椅,均適合用于戶外場所。

其他與地攤經濟相關的啤酒、小龍蝦、遮陽傘、輪胎、椅子等相關公司如燕京啤酒、珠江啤酒、青島啤酒、國聯水產、大湖股份等均主動或被動的涉及到地攤經濟。

當然,不排除其中有些上市公司會蹭概念,但仔細來看,大部分上市歸屬的業務和產品,的確會成為地攤經濟的一部分——攤主做生意的硬件、物料、食材、裝備等等,可能會采購自一些上市公司。而基于中國城市和人口的規模,全國攤主的群體采購,可以推動部分上市公司收入增加。如果上市公司將地攤經濟視為公司收入的增長引擎,有的可以積極向攤主們提供價廉物美的商品,有的可以積極將攤主們視為客戶群,這也有利于提高地攤經濟的商業質量和交易質量,并摘掉“偽劣商品”這頂長期扣在地攤頭上的帽子。

鼓勵有資源能力、有意愿的上市公司,主動滲透到地攤經濟鏈中,也是地攤經濟獲得社會幫助,并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

至于地攤經濟的主體經營者——攤主或小店主,也必須明白,自己從事的行為,本質上是基于零售模式的微創業,期間的風險控制、資金投入、商業運營、和消費者溝通,以及利用部分相關支持機構輸送的互聯網技術,甚至小筆融資等等,都需要慎重,如果有幸能夠在地攤實踐中崛起,那么有助于個人的成長。要知道,昔日有過地攤經歷的馬云、劉強東、張近東等人,也是從基礎商業中獲得經驗的。

&本文首發于《經理人》雜志2020年07月刊「獨家企劃」專題報道

  本文來源: 經理人網 責任編輯:sinomanager-He
鄭重聲明: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版權及商務咨詢:[email protected]
福建快3三不同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