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人廣告

長三角“朋友圈”大比拼,哪些產業最亮眼?

2020年10月09日 17:29

作為世界六大城市群之一,長三角地區正以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科技產業為龍頭,加速完成產業鏈集群與產業配套的完善,逐漸完成從“+”到“×”的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形成一個以多個大型城市為核心,以區域內部產業互補為路徑,以高度的信息共享為引擎的強大“朋友圈”。2020年10月,企查查推出《長三角經濟大數據分析報告》,從企業發展的角度帶大家一覽長三角“朋友圈”發展現狀。

一、經濟“巨無霸”:GDP獨占全國1/4

2019年12月,國家正式實施《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將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并將長三角規劃范圍擴大為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安徽省的全域。國內的地位本就是“天之驕子”長三角,在此綱要的頒布后,首位度更是一舉推向全國最前列。

長三角面積僅占全國3.7%,人口占全國16.2%,但經濟的比重卻十分突出。根據政府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長三角GDP總量達45.66萬億元,占全國的24.2%,接近四分之一。企查查數據顯示,截止2020上半年,長三角在業/存續市場主體數量共2831萬家,占比全國的20.9%。

將“面積、人口、市場主體、GDP”四個數據組合來看——長三角以全國總數3.7%的土地、16.2%的人口、20.9%的市場主體,創造出了占全國比例近1/4的GDP。從土地、人口到市場主體、GDP,依次遞增,組成一條微微向上的傾斜折線圖,繪制出長三角這個經濟巨無霸的發展公式:“1+3>4”。

長三角“1+3>4”經濟公式,其實說的是長三角“三省一市”通過錯位發展、協同分工,最大程度的避開了同質化,實現產業優勢互補,發揮出合力的力量。

早期的長三角城市定位理論認為,滬蘇浙三地各有其優勢產業,上海重金融業,江蘇優于制造業,浙江挾互聯網突圍,而相對“弱勢”的安徽被定位為“后方補給站”,為滬蘇浙三地提供勞動力資源、土地發展空間等生產要素資源。

近年來,由于國家對中部崛起的關注,安徽日益融入長三角經濟圈,最新的長三角城市定位理論傾向于將上海比作操作系統平臺,通過吸引全世界各地的人才、資金,為長三角搭建操作平臺,而江浙皖三地各有優勢產業,而安徽的亮點產業在于科教和新型工業化。

二、破局之路:三大科技為龍頭,打開一體化新局面

長三角各地之間的互通有無由來已久,民國時期上海灘的商幫有不少來自長三角地區,如以經營鹽業、典當、茶葉為主的徽商;從事金融、貿易、航運的寧波商人;精明能干、善于鉆營的“洞庭蘇商”,以及改革開放后的溫州商人等。

過往輝煌,皆是序章。在新的歷史階段,基于新的長三角城市發展定位理論,如何打開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新局面? 2020年8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安徽合肥召開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座談會(以下簡稱“座談會”),強調“三省一市”要集合科技力量,聚焦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盡早取得突破。

正如習總書記所言,科技成為了破局之路的先頭兵。

1、集成電路——江蘇領跑,無錫表現突出

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8月,長三角集成電路相關企業在業/存續數量3.27萬家,占全國比例達到15.5%,其中江蘇1.48萬家,在“三省一市”中占據顯著優勢,而江蘇無錫的集成電路產業近年來日益體現出雄厚的產業基礎和良好的產業生態。

2019年9月,江蘇無錫的華虹無錫集成電路研發和制造基地一期正式投產,總投資100億美元;2020年2月,先島集團與無錫高新區正式簽約,總投資150億元,填補無錫集成電路產業鏈在高端裝備及關鍵材料的空白;2020年7月,江蘇亞電集成電路高端濕法裝備總部項目簽約無錫高新區,一期總投資15億元,建立12英寸及以上濕法刻蝕清洗設備的研發測試中心;2020年8月,江蘇集成電路應用技術創新中心落戶錫山經開區……

企查查數據顯示,2018年無錫集成電路相關企業從185家激增至264家,同比增速高達42.7%,2019年與2020年亦保持了近30%的同比增速,無錫建設集成電路重鎮的發展目標與思路越來越清晰。

2、生物醫藥——滬蘇穩居一梯隊,上海藥企中外資占比超二成

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8月,長三角生物醫藥相關企業在業/存續數量近15萬家,占全國比例達到21.1%,其中江蘇、上海穩居第一梯隊,生物醫藥相關企業4萬多家;浙江、安徽江蘇位列第二梯隊,生物醫藥相關企業3萬家左右。

上海向來是藥企的聚集地,國際制藥巨頭經常將中國區總部設在上海,比如諾華、輝瑞和美敦力等。企查查數據顯示,上海醫藥制造業在業存續833家,其中外商投資企業176家,占比高達21.1%。

醫藥外企對于上海醫藥產業的發展有啟蒙之功。2020年4月,上海推出張江創新藥產業基地等5個新的醫藥產業特色園區,力圖在生物醫藥創新研發、精準醫療、高端生物制品、高端醫用材料和高端制藥裝備等領域形成自有特色互補。

3、人工智能——蘇浙企業數量最多,安徽連續三年增長率超70%

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8月,長三角人工智能相關企業在業/存續數量5.6萬家,占全國比例達到33.2%,接近三分之一。其中蘇浙人工智能相關企業2萬家左右;上海位列第三,約1萬多家;安徽相關企業數量僅5000多家。

安徽人工智能產業雖處于起步期,但值得注意的是,人工智能龍頭企業科大訊飛位于安徽合肥,這或許將成為安徽打造科技新城的重要武器。2020年7月,安徽省發改委發布《支持人工智能產業創新發展若干政策實施細則》,對技術含量高、市場潛力大的研發項目給予補助,單個項目補助最高500萬元。

企查查數據顯示,從2017年開始,安徽大力發展人工智能產業,雖然目前與長三角其他地區相比仍有一些差距,但從環比增速來看,安徽人工智能相關企業注冊量已經連續3年保持在70%-80%左右,可謂是奮起直追,加之科大訊飛的帶頭示范作用,安徽的人工智能產業未來有著很大的想象空間。

三、深化之路:構建經濟“朋友圈”,邁向高質量新階段

如果說“三省一市”的發展定位理論解決的是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如何排兵布陣的問題,那么大力發展重點科技產業解決的則是沖鋒點的問題。知道了這場仗“如何打”、“從哪打”之后,接下來就要解決“怎么打好”的問題。

8月20日的座談會指出,實施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需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大關鍵詞,打破行政壁壘、提高政策協同,讓生產要素在更大范圍內合理高效配置。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這場仗”要怎么打好?從縱向來看,需打破壁壘,通過數據共享實現縱深貫通;從橫向來看,需提高協同,通過構建“長三角血統企業網絡”實現橫廣輻射。兩條腿走路,推動長三角從一體化發展邁向高質量發展。

1、 深聯通:數據共享構建市場監管共同體

大數據時代,信息共享成為市場監管一體化的前提。企查查數據顯示,長三角共擁有市場主體2831萬家,近5年來每年新增注冊的市場主體數近370萬家。如此龐大的體量,想要實現數據聯通絕非易事。

8月26日,長三角三省一市市場監管局共同簽訂合作協議,宣布在市場監管科技一體化發展、統一應用電子營業執照等7個方面加強協作。

該合作協議并非三省一市的首次合作,2019年1月,滬蘇浙皖四地政府共同簽署了《長三角地區市場體系一體化建設合作備忘錄》,在過去一年的合作取得了顯著成果,據公開數據顯示,目前長三角的市場主體基礎數據庫已全部聯通,歸集了基本登記信息、隸屬企業、分支機構、電子營業執照等17類市場主體信息,共計1.5億條,相互推送的數據更是達到了3億條次。

2、 廣輻射:鋪設“長三角血統”網絡

為了探尋長三角各地企業的協同與融合的現狀,企查查將總部在長三角的企業作為研究對象,從子公司注冊量、子公司地域分布、子公司行業分布等維度進行分析和趣味解讀。

① 十年起伏,江蘇奠定“老大哥”地位

企查查數據顯示,過去十年“長三角血統企業”的注冊量翻了一番,2010年總部在長三角地區的企業新增子公司5.7萬家,而2019年新增子公司達10.8萬家。

從子公司年注冊量的變化趨勢來看,企查查數據顯示,過去十年是滬蘇大戰的十年,起初三年上海以微弱優勢居于榜首,新設子公司數量達2萬家;2014年,江蘇迎頭趕上,滬蘇大戰進入膠著期,時而江蘇趕超,時而上海領先;2016年,浙江忽然發力,企業年新增子公司注冊量從1.7萬家猛增至2.4萬家。2016年之后,隨著上海企業年新增子公司數量下降,江蘇子公司數量已連續四年穩居第一。

② 江蘇——盡職盡責,普惠三大兄弟省份

子公司的地域分布代表了企業的輻射范圍。企查查數據顯示,江蘇企業的輻射TOP3省份分別是安徽、上海和浙江,在安徽設立子公司1.18萬家,在上海設立子公司1.01萬家,在浙江設立子公司0.93萬家,不僅都在長三角范圍內,而且數量上十分均衡。

③ 浙江——長三角“朋友圈”內的貼心輔助

浙江企業的輻射TOP3省份分別是江蘇、上海和廣東,而同在長三角“朋友圈”的安徽落于第四。浙江與江蘇關系最為密切,企查查數據顯示,浙江在江蘇設立子公司1.04萬家,排名第一,上海以0.71萬家位居次席。

④ 安徽——朋友圈內的“幫扶對象”

安徽企業的輻射TOP3省份分別是江蘇、浙江和廣東。企查查數據顯示,安徽在江蘇設立子公司0.37萬家,在浙江設立子公司0.15萬家,在上海設立子公司0.14萬家。從數據表現來看,安徽暫時在長三角地區的存在感較低,輻射能力偏弱,成為了“朋友圈“內部的“幫扶對象”。

⑤ 上?!L三角“朋友圈”的大明星

企查查數據顯示,上海企業的輻射TOP3省份分別是江蘇、浙江、廣東,再往后還有北京、山東,安徽被擠到第六名,作為長三角經濟圈的大明星,上海的心思有點兒野。上海企業最“喜歡”在江蘇設立子公司,數量達到4.04萬家,約是浙江(2.6萬家)的兩倍。

⑥ 商貿織網:長三角經濟圈發展繁榮

從子公司行業分布來看,企查查數據顯示,長三角企業的子公司大多分布在批發業、零售業和商務服務業,商貿類子公司織起了“長三角血統企業”網絡。

我們發現上海企業偏好設立餐飲子公司、保險子公司和科技推廣類子公司;安徽企業偏好設立銀行分行和科技類子公司;浙江企業偏好設立IT類子公司;江蘇偏好設立專業技術服務類子公司。

結語

長三角在我國的城市群中,其綜合水平早已是數一數二的水準,但放眼全球,長三角與世界其它五大城市群相比仍有一定的距離。數據顯示,長三角城市群的人均GDP不過1.4萬美元/人,而前五大城市群的人均GDP在4-6萬美元/人。在城鎮化水平上,前五大城市群也已進入高度城鎮化水平,而長三角城鎮化水平不過67%。

因此,企查查認為,長三角在火力全開的同時,務必要保持清醒,腳踏實地地走好每一步。在長三角一體化的道路上,既要排隊布陣,錨定“三省一市”的發展定位,也要充分利用科技產業集群的優勢,以此打開局面。做到兩條腿走深化之路,長度與寬度并舉。

“結繩”不難,難的是要將已經擰在一起的四股繩再擰擰緊,爭取“再上層樓”。目前,一切都已然步入正軌,長三角這艘巨船正穩穩地朝著世界“頂流”城市群的方向駛去。

  本文來源: 經理人網 責任編輯:sinomanager-Qiu
鄭重聲明: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版權及商務咨詢:[email protected]
福建快3三不同遗漏